这些研究院成为了浙江纺织装备生产企业的,「贸易倡议需要更多的发言来实现

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成员唿吁,应以更简单、更透明的规则建立更具包容性的全球贸易体系,让贸易利益可以在所有成员国间更广泛地分享。  WTO秘书长Roberto
Azevêdo在近期WTO以「贸易:头条新闻的背后(Trade: Behind the
headlines)」为题召开的会员大会开幕式中强调,希望所有与会者考虑,要如何改善贸易体系,以因应全球社会所面临的挑战。  「人们正受到伤害,许多人对于经济的进步无感,在一些已开发国家正显如此,而在开发中国家,贫困与发展所面临的持续挑战跟以往一样依然迫切」。  他补充道:「即使你认为,贸易对于经济成长、发展和就业至关重要,你必须接受,我们大大低估了人们对现状的不满。我们不能忽视这一点,我们需要做出调整和回应,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在WTO的讨论中听取这些关切的部分」。  该论坛适逢贸易及其利益上的争端正好处在关键性或争议性较少的时候召开。  特别是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短短在位八个月内就已发布至少五项与贸易有关的行政命令,推动十多起新的贸易救济调查,并对已有23年歷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启动重新谈判。  川普贸易政策对成衣业的影响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暨诺贝尔奖得主Paul
Krugman表示:「教科书裡的经济学从未声称,接触越来越多的贸易化发展不会有痛苦产生,但是经济学家自身喜欢的论点可能会错过,全球贸易的急剧发展的程度也会导致高于预期的收入再分配效应和过渡成本」。  「我们犯了错误,我们低估了贸易化所造成的痛苦,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现应不再参与全球经济,贸易化在某些方面的爆炸性发展已导致经济前景不佳,虽它已达平稳状态,但如果我们现在背离贸易,这将会造成严重的混乱」。  位于南非的Econet集团创始人兼执行长Strive
Masiyiwa补充道:「较大的国际性整合在贸易的连结和能力方面一直“非常有助益”
」。但他指出:「已有3亿的年轻人在这陆块上寻找工作,但非洲似乎没有有足够的就业机会来消化这些数字,非洲企业家无法取得资金,这就是我们需要花费更多时间的地方」。  他补充道:「贸易倡议需要更多的发言来实现。我们这些相信自由贸易好处的人必须加速制定,我们必须展现我们相信它的热情,就像临危急之事我们也处变不惊,这是一个很久以前就应该解决的争论」。  根据Forbes
Marshall 的共同主席和印度工业联合会前董事长Naushad
Forbes的说法,印度的就业人数不断攀升且生产力的提高源自于贸易所提供的机会和全球经济不断整合。  「所面临的挑战是建立简单且透明的规则,这有助于帮助更多的中小企业共享这些收益。WTO新的“贸易便捷化协定(Trade
Facilitation
Agreement)”可作为实施这些政策的基础,帮助规模较小的企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改革开放以来,传统制造业成为拉动浙江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浙江通过大力发展传统纺织工业,成为全国外贸大省,“十一五”至今,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浙江纺织工业主动应对全球市场变化,攻坚克难通过转型升级焕发出新活力。
  产业积极拥抱互联网
  “十二五”以来,浙江积极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纺织服装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健康发展,引导浙江纺织服装企业运用互联网进一步拓展国内外市场。以桐乡为例,目前,拥有电商企业超过2万家,年交易额达680亿元,桐乡加快现代信息技术的应用,重点致力于产业基础扎实、竞争优势突出、带动能力较强的化纤纺织产业提升工作,突出“互联网+”,大力实施千亿元产业培育行动。濮院针织产业园以打造全球知名的、时尚的毛衫针织服装设计、创意、研发中心为目标;临杭经济区要以打造国家级化纤新材料产业基地为目标,化纤产业规模总量突破1000亿元。  浙江纺织业从战略高度提前布局,把“纺织面料工业4.0”纳入“十三五”规划,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推进。绍兴东方舰服饰有限公司作为本土首批应用电子商务的服装企业,积极与互联网云技术公司合作,开发ERP软件,形成线上线下批发商、代理商实时共享公司新品发布、库存货等信息情况,改变传统服装企业提前半年新品发布的惯例,大大方便代理商订货、补货,同时还大幅减少商品库存。像这样的公司在绍兴还有不少,他们通过建立信息系统,按需生产,实现整个流程智能化、全透明,提高预测效率和生产速度,同时压缩生产周期,提升企业竞争力。  随着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不论是企业还是集群,都想方设法构建“互联网+”之路。海宁家纺结合“互联网+”,可以说是改变了窗帘行业传统发展局面。新产品迭代速度加快,产品种类不断丰富,市场流通效率提升,家纺产业如今已然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  创新促进品牌层次提升2013年,浙江纺织工业产值已经超万亿元,但是生产规模虽然持续扩大,也面临增速回落、纺织集群层次不高、产品附加值低的问题。浙江纺织业强化创新驱动,以建设时尚特色小镇为载体,以发展时尚产业为抓手,引领纺织服装行业健康发展。兰溪纺织业以时尚纺织为主题、以提高创新能力为引导,从2011年~2016年,规模以上时尚纺织企业家数从152家发展到183家,规模以上时尚纺织行业产值从164亿元增加到336亿元,增长104.88%;利润从6382万元提高到101172万元,增长了13.85倍,实现了13年连续漂红的高速增长。  在品牌建设上,鼓励企业将国内自主品牌进行国际化延伸,如万事利集团2013年成功收购具有120多年历史的法国丝绸企业MARCROZIER,并邀请原爱马仕丝绸控股集团CEO加盟万事利集团进行品牌运营。提升纺织业从“浙江制造”走向“浙江创造”,实现从贴牌加工制造出口为主转向自主品牌生产、国内外共同销售,实现“数量经济”向“品牌经济”的提升。  “十二五”期间,浙江大力推进时尚名城、特色时尚产业基地、时尚产业园、重点时尚品牌企业等产业平台建设,发展以纺织服装服饰为主的时尚产业,浙江纺织工业已从“数量经济”向“品牌经济”转变。  智能制造引领产业升级
  现今,浙江纺织业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期,其发展面临着劳动力成本高、原材料价格上涨、出口市场竞争加剧等现实问题。面对发展困境,浙江纺织业积极求变,以智能制造为手段,开展生产模式、商业模式的变革,推动浙江纺织行业向高端发展。  提升纺织设备智能化技术水平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保障产品质量的重要举措。浙江已经在智能纺织印染装备领域建设9家重点企业研究院,它们的科研攻关成果分布于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有效提升了产业链的整体水平。这些研究院成为了浙江纺织装备生产企业的“智库”,技术人员源源不断地提供创新成果,为浙江省现代纺织业带来种类繁多、功能齐全的高端机械装备。  对于纺织行业走智能化的道路,浙江绍兴的政府和企业都在积极行动中。例如,绍兴县瑞群纺织机械科技公司研发的印花机器人成为了一大亮点,机器人利用其手臂、手腕、末端执行器自动进行纺织网版、舀取色浆等一系列娴熟的动作,这种“机器换人”的做法为企业提高印染产品附加值提供了技术支撑,是浙江纺织印染设备智能发展的方向。

江苏纺织业主要经济运行指标  十八大以来的五年,是江苏纺织结构性调整初见成效,转型升级业绩喜人的五年。五年间,江苏纺织企业认真贯彻十八大精神,主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面对经济新常态诸多压力,坚持进行结构调整、优化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和市场结构,形成了利润增长快于速度增长的新格局。  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6年,江苏纺织业的主营业务收入一直处于持续增长的状态,行业利润也始终逐步提升。经过持续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江苏省纺织服装业在智能制造方面不断提升,集群经济发展迅猛,“走出去”不断探索争先。  智能制造展现强省风范  纺织工业是传统产业,而智能制造是未来制造业发展的重大趋势和核心内容。江苏纺织业积极推进两化深度融合,以智能化制造带动转型升级,大幅度提升生产效益,体现出纺织强省的风范。  在棉纺织方面,无锡一棉纺织集团有限公司万锭用工是国内棉纺业平均水平的1/5,用工人数20人左右,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同类产品售价高于市场价格10%以上。其智能车间9万多个传感器使车间形成智能化生产线网络,实时监控生产状态、产品质量和机组用电信息。  在化纤领域,盛虹集团所属的国望高科纤维有限公司纺丝车间,实施机器人络筒自动化作业后,车间生产线人员由原先的10人减少为4人。京弈特纤、生生源等重企业也大量引进流入智能装备。  服装方面,海澜之家服饰有限公司针对服装市场需求变化快、小批量、多品种的特,建设能够保证物流配送及时、准确的智能立体仓库配送体系,成功转型成为以研发设计、品牌营销为主的服务型制造企业,外包生产,每天实时结算。晨风集团与三菱重工合作,研发了一系列的“机器替代”,其衬衫自动流水线将以前一天台产十几件提高到50多件。  集群经济促进提质增效  产业集群的竞争力来源于打通产业链上中下游,既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又提质增效。近年来,江苏的纺织服装产业集群不仅诞生了一批“百亿”级别的纺织特色名镇,打造了千亿级别的产业基地、专业市场,成就了江苏纺织业的万亿规模,更率先以“创新型、智能化、国际化”为方向走在产业集群“智慧转型”的前沿,一批特色小镇脱颖而出。  江苏省纺织工业协会积极组织协调,通过各地扎实地工作,宣布了14批产业集群试单位。目前,全省有纺织产业基地县(市)15个、特色城7个,特色镇53个。全省涌现出近80个纺织服装集群,其中涌现出常熟、江阴、吴江3个千亿级基地。  随着产业集群经济的蓬勃发展,江苏还涌现出一批别致的特色小镇,成为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旅游资源的平台。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积极打造主题鲜明的特色“丝绸小镇”,提出了“一丝兴三业,三产绕一丝”的发展思路,把“丝绸之路”融入一产、二产、三产中去,即将产业融于“一根蚕丝”,以扩大种桑、科学养蚕为一产基础,延伸至推动二产谋求创新、更接地气,撬动以“丝绸”为主题的古镇旅游、商贸流通、文化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建设百亿级的产业集群。常熟市海虞镇先后斩获中国休闲服装名镇、江苏省休闲服装产业集群品牌培育基地和江苏省休闲服装优质产品生产基地等荣誉,如今的海虞镇被住建部评为“江南无忧小镇”。  “走出去”布局国际市场  中国纺织业具有国际优势,“走出去”对于建设纺织强国有着重要意义,作为中国纺织业的排头兵,江苏纺织业在布局国际市场方面也走在了行业的前列。  红豆集团率先在柬埔寨的西港特区打造出口加工基地,为中国中小企业“走出去”提供平台,整体开发面积达11.13平方公里,园区可容纳300家企业入园,解决柬埔寨8~10万人就业问题。东渡纺织集团把财务结算中心和设计中心放到了新加坡,大幅度降低了企业的融资成本,有效地提升企业盈利水平。  在江苏,走出国门进行战略投资的纺织企业还有很多,并且这支队伍在不断增大。毋庸置疑,新常态下产业发展环境和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五年来江苏纺织业供给侧改革和消费升级成为行业发展最大动力,取得了亮眼的成绩。江苏纺织业将以创新驱动、内生动力、绿色发展为根本,通过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的不断创新给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新动力。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