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进入,跨境电商规模达到了数万亿人民币

记者调查发现,整个2015年各大跨境市场参与者是持续发力跨境电商市场,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努力打造eWTO,2016跨境电商面临新一轮的整合。  2015年是不平凡的一年,我国跨境电商行业政策真是一路绿灯,消费者更是青睐有加,各大玩家持续“加血”,可谓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据有关数据显示,2015年整个上半年,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到2万亿,同比增速为42.8%,整个2015年这一数据将会达到近6万亿。  2015年是跨境电商的战国时代,兼并扩张杀伐各有招数  记者调查发现,整个2015年各大跨境市场参与者是持续发力跨境电商市场,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努力打造eWTO,跨境通持续收购多家电商企业意图实现走出去战略,亚马逊频频加码中国跨境电商,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敦煌,eBay等巨头都有各自扩张的招数。  跨境电商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已经进入了“红海”,正如马云所说,商场如战场,我们正如一个个战士,战士上战场有时候不是为了能够打败谁,而是为了活着。  平稳走过2015年,能够看到小编写的文章的你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中国经济整个增速放缓,老百姓的工资拿的不是那么容易,这肯定会对购物消费有所影响。但中国经济保持7%左右甚至更低的增速是一个今后的常态,从事跨境电商的人们应该明白这样一个“新常态”。  新常态之下伴随的是理性是消费升级  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经济不可能保持两位数几十年的上涨,那样的话中国会出问题,世界会乱的。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成就了一些企业,一些粗放经营,资本猛砸下,政策扶持下发育起来的先天不足的企业,新常态之下这些企业就是不断死去的对象。  从跨境电商进口需求上来说,目前进口主要体现在有限的几个品类上,母婴用品的纸尿裤、奶粉、化妆品等,消费者在提升生活品质方面的商品诉求也逐渐显现。  正如黄若(百恩百特购社创始人,天猫创始总经理,原当当网COO)所说,单靠奶粉、纸尿裤是成不了进口电商的气候的。各位平台卖家们需要在扩充中国消费者需求品类上下功夫啦!奶粉、纸尿裤、化妆品,这些领域是“红海”中的“红海”,游戏规则已经有人制定的差不多了,你再加入只有遵守的份,想用别人的游戏规则去打败别人,那简直是太可笑了。  2016跨境电商整合是必然,巨头仍在  跨境电商从诞生发展至今,受益最大的恐怕就就是那些巨头,那些大品牌了吧!互联网时代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站对了风口,就是母猪也能够飞上天;同时旧事物的消亡也是一样,就像诺基亚、摩托罗拉不是它们有多差犯了多少错误,而是那个时代把它们带到了最高点,同时也是那个时代带它们进入了坟墓。  与传统行业一样,跨境电商进入“红海”的厮杀后,定是尸横遍野。跨境市场面临新一轮的整合,一批小而美具有特色的企业会出现,同时会出现一批重量级的巨头。

据商务部消息,商务部部长助理张骥8日在发布会上介绍新设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的有关情况。张骥表示,跨境电商规模达到了数万亿人民币,占了外贸的20%,这显然是夸大了,是不准确的。应当说跨境电子商务的增速是很快的,但是它的规模还是很有限的,在整个外贸当中比重很小。它是潜在的增长点、潜在的强大动力,我们通过试点就是要把它从潜在的变为现实的。

“转型的过程从来都是痛苦的,甚至很多情况下需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精神和勇气。在大转型时期,首先要有战略上的正确认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昌文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指导、中国经济时报社主办的第七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中提出,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转型过程,未来的中国经济要努力实现其价值链、附加值,以及技术水平从中低端迈向中高端的转变。  制度转型与结构转型缺一不可  进入新常态以来,中国经济出现了“速度变化、结构调整、动力转换”等新情况,赵昌文认为,转型既有制度的转型,也有结构的转型。  赵昌文提出,转型本身既是目的,也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就结构转型而言,意味着生产要素更多地要从低生产率的部门转向高生产率的部门。高生产率又意味着“高质量、高效率、高附加值、高竞争力”。按此标准看,未来的中国经济应努力实现价值链从中低端向中高端、附加值从中低端向中高端、技术水平从中低端向中高端、竞争力从中低端向中高端的迈进。  赵昌文表示,对于转型与增长的关系,首先需要明确转型期经济增长目标的原则是什么?最主要的是,要有“持久战”的战略思维,也要有“阶段论”的战术安排;要有鼓舞士气、传递正能量的正向预期,也要有按经济规律办事的科学方法。  经济转型期最根本的预期是深化改革和结构调整  当经济处于转型期时,正向预期有利于经济的稳定,负向预期则会拖累经济增长。问题是,社会需要什么样的预期?是增速的预期还是深化改革和结构调整的预期?是增速的预期还是企业盈利的预期?  赵昌文表示,信心比黄金更重要,但是预期引导也要基于经济现实。在经济下行主要不是周期性因素导致的背景下,深化改革和结构调整的预期才是最根本的。  企业是经济运行的微观基础,是就业的载体,是财政收入的主要贡献者,引导转型背后最重要的预期是企业盈利的预期,只有当企业盈利与经济增速一致时,二者才能归一。当二者出现严重背离时,通过增速目标来引导预期很有可能无效。因此,只有全面推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和补短板的“五大任务”,才能够保持转型的顺利推进。  产业升级的核心是工业制造业的结构转型  产业升级是结构转型的基础。当前,核心问题是工业、制造业部门的困难。自2012年初至今,工业的增长开始低于整个经济的增长,这里的确有结构调整的因素,但如果与不少行业的企业亏损额和亏损面持续保持高位相联系,问题会更加清楚。  赵昌文认为,中国目前大致处于整体上刚刚进入工业化后期的阶段,产业发展已经不可能延续过去主要依靠规模扩张的模式了,产业升级意味着从价值链低端转向中高端,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在于提高产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在于生产要素质量的提升和结构的优化。因此,要全面推动劳动力要素的升级和结构优化,去创造“人力资本”红利;要全面推动资本要素的升级和结构优化,政府对创新和产业的投资不能形成对社会投资的“替代效应”,金融发展不能形成对实体经济的“攫取效应”。  赵昌文特别提出,必须坚持推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破除行政垄断、行业垄断和地方垄断,强化竞争,真正能够使土地、矿产等稀缺的公共资源成为产业升级的杠杆,而不是利益输送的手段。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