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纺织品服装对欧盟出口下降15.5%,中国纺织企业加快布局海外市场

在重点市场需求低迷、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偏高,以及产业加速转移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尽管去年同期基数较低,2015年11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仍未能恢复增长,继续下跌,且同比跌幅达9.8%,接近一成。其中纺织品下降速度较前期加快,服装降幅略有收窄。  概况  出口降势不改进口降幅收窄  据海关统计,2015年11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贸易额为239.4亿美元,同比下降9.3%,其中出口219.7亿美元,同比下降9.8%,进口19.7亿美元,下降3.8%,当月贸易顺差200亿美元,下降10.3%。2015年1~11月,纺织品服装累计贸易额2803.8亿美元,下降5.6%,其中出口2570.1亿美元,下降5.8%,进口233.7亿美元,下降3.5%,累计贸易顺差2336.4亿美元,下降6%。  2015年11月,全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403.8亿美元,同比下降7.6%。其中出口1972.4亿美元,下降6.8%,进口1431.4亿美元,下降8.7%,当月贸易顺差541亿美元。去年1~11月,全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累计35655.3亿美元,下降8.5%,其中出口20523.2亿美元,下降3%,进口15132.1亿美元,下降15.1%,累计贸易顺差5391.1亿美元。  主要贸易方式出口下跌迅速  2015年11月,纺织品服装主要贸易方式出口下降依然迅速,一般贸易、加工贸易和边境小额贸易分别下降9%、20.2%和19.6%,其他贸易方式增长48.6%,增幅较上月回升。  2015年1~11月,一般贸易出口下降4.5%,小于平均降幅,加工贸易下降15.6%,边境小额贸易下降23.5%,其他贸易方式(其中主要是市场采购贸易方式)出口增长32.4%。进口方面,一般贸易累计进口增长3.1%,加工贸易下降12.5%。  出口  东盟市场显露回暖势头  对美国表现平稳  2015年11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对美国出口仅下降0.3%,基本持平。2015年1~11月,我国对美国累计出口436.8亿美元,增长6.4%。其中服装增长6.3%,纺织品增长6.9%,大类商品针织、梭织服装出口量增长8.3%,出口平均单价下降1.7%。  对欧盟降幅扩大  2015年11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对欧盟出口下降15.5%,欧盟成为我国当月出口下降最快的市场。其中,纺织品和服装分别下降12.8%和16.3%。2015年1~11月,我国对欧盟累计出口476.2亿美元,下降11.1%。其中,纺织品和服装分别下降7.9%和12%,大类商品针织、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下降11.5%,出口单价下跌1.1%。  对东盟出现反弹  2015年11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对东盟纺织品服装出口仅下降0.6%,且月度出口额自8月以来逐步攀升,2015年11月达到34.2亿美元,达年内高点,其中服装出口在经历了连续8个月的下降后实现增长。  2015年1~11月,我国对东盟累计出口320.5亿美元,下降1.5%。其中纺织品保持7.2%的增长,服装下降15.6%,大类商品针织、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下降10.5%,出口平均单价下降8.4%。纺织品中,面料增长12.2%,纱线下降13%。  对日本跌势依旧  2015年11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对日本出口下降13.6%,其中纺织品和服装分别下降13.1%和13.8%。2015年1~11月,我国对日本累计出口198.7亿美元,下降12.2%,其中纺织品和服装分别下降10.2%和12.7%。纺织品中,主要出口商品家用纺织品下降17.7%。服装中,针织、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下降12.3%,出口平均单价下跌0.9%。  服装出口降幅放缓  2015年11月,我国纺织品和服装出口连续第五个月出现“双降”,其中服装同比下降10.1%,降幅较前期略有放缓;纺织品同比下降9.3%,降幅较前期扩大。  2015年1~11月,我国纺织品和服装分别出口997.5亿美元和1572.6亿美元,分别下降2.6%和7.7%。其中大类商品针织、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下降7.3%,出口平均单价微降0.8%。纺织品中,仅面料实现0.6%的增长,纱线和制成品分别下降9.4%和4.6%,纱线出口平均单价下跌8.7%,面料下跌1.9%。  江西、北京突现猛增  2015年11月,广东和广西纺织品服装出口继续保持增长,江西、北京异军突起,当月出口同比分别猛增60.3%和175%。尤其北京,当月出口额达4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增长点主要来自对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服装出口。  2015年1~11月,全国大多数地区出口下降,广东和广西则分别增长8.3%和27.1%。前5大省市中,浙江和江苏的下降幅度低于平均值,山东和上海则超过平均值,下降速度更快。  进口  服装止跌回升  2015年11月,我国纺织品进口下降11.1%,服装进口恢复增长,且增幅达到22.5%。纺织品中,纱线、面料和制成品进口全部下降,其中棉纱线进口量下降3%。针织、梭织服装进口量止跌转升,增长20.2%,进口平均单价上升1.4%,推动服装进口实现较快增长。  2015年1~11月,我国纺织品进口累计下降6%,服装增长5%。纺织品中,只有纱线保持1.4%的增长,面料和制成品分别下降12.8%和9.8%。服装中,针织、梭织服装合计进口量增长9.8%,进口平均单价下跌3.7%。  棉花现大幅反弹  2015年11月,棉花进口改变了前期逐月萎缩的局面,当月进口出现大幅度反弹,进口量达8.4万吨,同比降幅收窄至8.3%,环比增长一倍。2015年1~11月,累计进口128.7万吨,同比下降40.9%,进口均价下降15.4%。  2015年11月新棉上市进入高峰期,资源整体供过于求,收购价格与现货价格小幅下跌,新棉销售转好。中国棉花价格指数(CCIndex3128B)月均价12966元/吨,环比下跌75元/吨,跌幅0.57%;同比下跌1719元/吨,跌幅11.7%。(来源:中国纺织网)

在“一带一路”与国际产能合作的背景下,我国纺织行业已步入跨国布局的发展新阶段,呈现出多区域、多行业、多形式加速推进的特点。这是从8日在成都举行的2015年全国纺织产业转移工作会上了解到的。  “‘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为纺织行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夏令敏认为,中国纺织企业加快布局海外市场,是效率优先、市场选择的结果。  夏令敏表示,一方面,中国纺织企业以降低人工成本为主线建立海外加工基地,成为产业链的某一环节或延伸;另一方面,一些企业谋求资源全球配置,在不同国家安排产业链的不同环节,建设和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跨国集团。  根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4年底,中国企业在海外设立的纺织服装生产、贸易和产品设计企业已超过2600家,分布在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中纺联认为,2015年以来纺织业“走出去”的步伐仍在加快。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国际贸易办公室副处长刘耀中分析,上述投资不仅实现了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投资的同步进行,还几乎涵盖了整个纺织服装产业链,从上游的棉花、木浆、麻等原材料,到棉纺、毛纺、化纤等中间产品制造,再到终端的针织、服装、家纺产品和纺织机械的销售、品牌和技术研发等,均有涉及。同时,中国纺织企业“出海”的形式还包括了创建投资、股权并购、资产收购和合资等外商直接投资(FDI)的主要形式。  我国是全球纺织品生产和出口大国,但近年来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影响,全行业的生产、出口、投资、内销、利润等各项指标增速均有所放缓。夏令敏认为,作为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产业,加快“走出去”是纺织业在“十三五”时期的重要选择。

中国投资2016年1月刊  我国临空经济发展滞后,空间利用不充分,“十三五”规划期面临新挑战和新机遇  文/谢昕  我国临空经济区的起步,可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初。1992年四川成都成立航空港经济开发区,是我国临空经济发展的雏形。之后北京、上海、广州、厦门等数个城市,相继启动了临空经济发展规划和建设,国内临空经济逐渐发展。2010年,随着国内民航运输业规模突破500亿吨公里,临空经济进入百花齐放的快速发展阶段。2013年,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被确立为“以航空经济为主题的国家级新区”,标志着临空经济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进一步激发了各地临空经济发展热情。如今,国内旅客吞吐量在1000万吨以上的机场所在地均规划了临空经济区,旅客吞吐量在500万〜1000万的机场所在地区也纷纷推进,初步形成了以北京、上海、广州为中心,以成都、昆明、重庆、西安、深圳、杭州、武汉、沈阳、天津等省会或重点城市为骨干,其他城市相继跟进临空经济基本格局。截至2014年底,全国62个城市,依托54个机场,已经规划了63个临空经济区,此外,还有多个城市正在规划当中。但总体来说,目前国内临空经济发展规划滞后、临空指向较弱、空间利用不够合理等问题依旧突出,尤其在面向“十三五”中国发展新常态和对外开放新局面时,国内临空经济的发展面临着诸多新挑战和新要求。  战略定位面临新调整。“十三五”在TPP、TIPP等国际新贸易规则以及一带一路等对外开放新战略的推动下,中国对外开放格局将出现深刻变化,在提升向东开放水平的同时,重点加强向西开放,加强内陆沿边地区口岸和基础设施建设,为许多原先缺乏对外开放条件的地区、尤其是中西部地区提供了新的机遇。临空经济作为一个地方对外开放的重要载体,在新时期应重视战略规划,用好机场、多式联运物流等资源条件以及自由贸易区、综合保税区、工业园区等载体平台,打造各有侧重、各具特色的对外开放基地,促进地方对外开放、产业升级。  体制机制面临新突破。临空经济区是围绕机场的发展区,管理体制包括机场运营管理体制以及空港经济区开发管理体制两大板块,涉及机场运营方、园区管理方以及机场所在地各级政府,园区往往还分为出口加工区、保税区、物流基地、工业园区等多个板块,造成条块分割严重、产业协调不足、资源共享不畅等问题。以北京顺义临空区为例,顺义临空经济区的空港口岸、出口加工区、大通关基地、保税中心等几大平台空间布局分散,管理机构不同,降低的北京空港货物通关效率,平均来说,北京机场货物通关时间为3个小时,是仁川机场的1.5倍、香港机场的6倍,大大削弱了北京机场的速度竞争力。创新体制机制,提升临空经济区运转效率,是“十三五”期间临空经济区深化对外开放、提升综合竞争力的关键。  产业发展面临新要求。机场是临空经济区最具特色的优势资源,临空经济区内应重点发展应具有临空指向性的附加值较高的高技术产业、高端服务业。但是受到发展程度限制,目前国内临空经济区产业层次较低,对航空物流需求较高的生物医药、电子信息、金融会展等产业在临空经济区内发展不足。“十三五”时期,在一带一路等区域经济新战略影响下,全球产业资源要素配置将出现新变化,物流便利、机制灵活的地区将在产业发展中获得更大的市场、更多的资源,要求临空经济区积极谋划高端产业,推动升级发展。  发展模式面临新转变。一方面,临空经济区的建设发展往往面临着大范围的征地拆迁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产业投入,资金需求庞大,而传统主要依赖土地出让金筹措建设资金的模式在政府土地财政趋紧的背景下已难以为继,资金短缺已成为许多地方尤其是三四线及以下城市临空经济区建设发展的一大瓶颈。另一方面,临空经济区的发展涉及机场物流、保税贸易、园区运营、招商等多个方面工作,对专业能力、综合素质要求较高,人才支撑不足导致临空经济区建设难以高效展开的问题日益突出。探索一条高效专业的临空经济区建设发展模式是国内临空经济区“十三五”期间需要解决的另一大重要课题。  为此,“十三五”时期国内临空经济区应重点在以下几方面展开积极探索:  推进多规合一,实现产业与空间的有机结合。“十三五”,临空经济区应充分研判新形势、新机遇、新挑战,找准自身定位,科学制定发展新规划,条件成熟的地区可积极推进多规合一,实现临空经济区在总目标定位指引下统一衔接、功能互补、相互协调,实现集约、高效、可持续发展。具体来说,临空经济区应按照区域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合理规划引导人口、产业、城镇、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生态环境、社会管理等方面的发展方向与布局重点,规范空间开发秩序,推进发展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基础设施建设规划等多个规划相互融合,推动域内机场建设区、综合服务区、保税区、产业集聚区、现代物流区等多个板块有机衔接,解决当前临空经济区发展中各规划自成体系、各板块衔接不畅,航空等高端要素资源不能得到充分发挥的突出问题。此外,应重视产城融合理念的结合,按照产城一体、节约集约的思路,便利交通网络,优化空间布局,完善功能平台,建设集约有序的产业空间、绿色宜居的城市环境。  创新体制机制,激活临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十三五”期间,临空经济区所在地方应制定工作计划,有序推进临空经济区各板块的统筹管理,建立统一的管理机构或成立高级别协调工作小组,搭建工作机制,推进临空经济区的统一开发、统筹管理,重点协调经济区范围内的园区、机场、保税区以及各行政区域等各板块共同推进交通路网、水、电、气、通讯等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协调物流体系的衔接以及重大项目的布局,强化通关一体化、港区联动、多点互通、跨境电商试点等机制创新,最大程度激活区内发展活力。条件成熟的临空经济区还可积极开展“临空经济示范区”建设申报工作,争取国家、省、市支持,进一步推进管理体制、运行机制方面先行先试,着力提高对外开放水平,推动临空经济区发展跃上更高的平台。  遴选优势产业,构建高端产业体系。产业选择对于临空经济区的升级发展至关重要,与港口、铁路、公路等其他运输方式相比,临空经济的最大优势在于速度和全球易达性,较适合发展现代服务业、高值低重的先进制造业,因此,临空产业区在产业选择时应充分挖掘临空优势,立足本地资源基础,制定差别化的产业政策,优化投资环境,引进适合临空经济区发展的高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入驻临空经济区,限制传统产业入区发展,构建临空指向鲜明、产业优势突出的产业体系,从而达到以特色产业比较优势赢得市场、赢得发展的目标。如上海依托虹桥机场发达的航线资源,结合资本、技术和人才优势,在虹桥空港区汇集了包括博世、联合利华、统一、佳通、爱立信、携程、联强国际、神州数码、佳杰科技等一批国内外知名企业总部落户,打造了以总部经济为特色的产业集群。  探索ppp等多元化方式,加速临空经济区建设。在国家推动政府职能转变、构建现代财政制度的背景下,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包括临空经济区在内的园区、新城建设已成为共识,《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也明确指出“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城市公用设施投资运营。鼓励公共基金、保险资金等参与项目自身具有稳定收益的城市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和运营”。其中,在ppp模式下,社会资本可有效利用资金优势或项目经营管理优势通过BT、BOT、BBO模式、BLOT模式、BOO模式、FDBO(融资-设计-建造-运营)模式等多种方式参与临空经济区基础设施、产业平台的开发建设,并按谈定的合作模式获取可预期的稳定回报与收益,政府则可为项目建设提供法律法规政策方面的指导与意见,亦可作为公共服务的提供方为项目提供更加优质的公共服务与政府服务,有利于发挥政府和社会资本各自优势,能有效保证临空经济区在遵循规划方向的指导下加快建设进度。临空经济区可通过对区内交通、环保、给排水、文体场馆、养老机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平台等项目进行严格筛选和精心策划,将适用ppp模式的项目纳入ppp项目库,公开发布、组织实施、统一管理,推进临空经济区建设的加速。  (作者单位:赛迪方略产业研究中心地区经济研究中心)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