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别过河拆桥  纺织企业对新技术研发不足的原因之一是资金受限,前三季度家纺行业出口额同比增8.1%

在刚结束的2013中国家纺大会上,中国家纺协会会长杨兆华对记者表示,前三季度家纺行业出口额同比增8.1%,预计四季度增幅环比下降,全年增幅将超过6%。其中对新兴国家出口仍将保持高速增长,预计全年同比增约30%。  杨兆华称,前三季度家纺行业出口额达290亿美元,同比增8.1%,增速放缓,其中价格增长10.5%,出口量下降2.4%。从出口品类看,床上用品出口额84.2亿美元,同比增8%,毛巾和餐厨用纺织品增速较快,增幅分别达到11.1%和14.8%。  “我们对中东17国取得了12%的增长,东盟十国增长34
%,俄罗斯增长27%,对南亚三国增加12.6%,新兴市场的增长非常快。”杨兆华表示,通过这两年的结构调整,出口市场多元化取得了明显进步。美欧日三个国家的出口占比从55%下降到48.7%,东盟十国、俄罗斯、中东以及其他地区出口占比逐年提高,多元化的出口市场已经形成。  A股上市公司中,维科精华(600152.SH)和孚日股份(002083.SZ)出口业务占比较大,其中孚日股份主要出口毛巾。公司相关负责人王彦法告诉记者,公司出口订单饱和,保持满负荷生产,明年产能将继续扩张。

1~10月浙江省丝绸工业总产值达187.23亿元日前,从浙江省丝绸协会发布消息称,协会统计的91家丝绸企业,1~10月完成白厂丝产量3060.19吨,捻线丝产量1559.45吨,绢丝产量3563.71吨;真丝绸产量2550.58万米,合纤绸产量125.03万米;印染丝织品产量26987.04万米;服装制品12817.33万件,其中:丝绸梭织服装5799.87万件,丝绸针织服装1632.97万件,丝绸家纺104.96万件(套),真丝领带、头巾4280.32万条,蚕丝被94.87万条。  据对91家丝绸企业的财务情况统计,1~10月完成工业总产值187.23亿元,实现销售收入226.16亿元,37家企业亏损,亏损面40.66%;盈亏相抵,赢利81022.4万元。其中,全省缫丝企业累计利润额本月继续出现亏损,亏损额同比有大幅下降;绢纺企业利润额同比出现下降,但环比有所上升;织造企业利润额同比出现下降;印染企业、服装企业、其他企业利润额同比有所增长。

近些年,中国纺织企业在各种不利因素挤压下挣扎谋生,一些企业走上向技术要利润、向创新要发展的路子,在调整升级中寻求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生存之道;而更多企业还徘徊在创新门槛之外,过着吃不饱饿不死的日子。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面对行业现状,2013中国纺织学术大奖获得者、总后勤部军需装备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施楣梧大声疾呼:企业要提高创新积极性,只有更多企业管理者解决思想意识问题,我们的强国梦才能尽快实现。  既别曲高和寡,也别过河拆桥  纺织企业对新技术研发不足的原因之一是资金受限。谈到这一点,被评为2013年度中国纺织学术带头人和技术带头人的几位业界专家都很无奈。  施楣梧说,目前很多企业在研发方面投入不够、技术人员欠缺,导致持续创新能力不足。这些都跟企业家的意识有关。他对记者讲了一则轶事:几年前一家企业与院校搞产学研合作,结果产品满足了市场需求,赢得客户青睐,但令人始料不及的是,企业甩掉了院校的研发团队,独占新技术带来的高利润。没过多久,被甩掉的科研团队帮助另一家企业推出更新换代的同类产品抢走了市场。施楣梧说,科技人员的责任是创造产品、创造新需求,一些短视的企业只顾眼前利益,不尊重科研人员的劳动,甚至过河拆桥,路只会越走越窄。  近半生时间从事纺织品研发的施楣梧认为,作为创新主体,企业应当意识到只有不可替代的产品才能带来高利润。尽管高新技术眼前不赚钱,但应放眼长远。作为创新工作执行者,科研人员也应意识到,技术必须服务于市场,先满足市场需求。如果企业和科研人员能在意识上达成一致,产学研合作就能开花结果。  与长期在军队工作的施楣梧不同,以四川省纺织科学研究院院长蒲宗耀为代表的地方科研机构在创新方面阻力较大。他告诉记者,相对于高校来说,四川纺织科学院区位优势较差,科研经费短缺,导致能开发的大项目较少。他认为企业要生存,产品首先要有特色,技术含量要高才能在同业竞争;其次应注重与地方资源结合,比如不少四川纺织企业主攻丝绸、苎麻和高技术纤维,凭借独特的资源优势在业界立足。蒲宗耀的观点是技术人员须立足当前做研发,作为应用技术,纺织新技术若高于市场需求,成本必然提高,致使企业利润减少,这样的技术很难赢得当期效益。上海市纺织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张庆也认为,纺织以应用为主,一味沿着做大的思路发展必然产生过剩。科研人员应根据企业需求,扎扎实实做事情。  是主动“自救”,还是苟且偷生  谈到最令印染企业头疼的节能减排和淘汰落后产能工作,长期从事清洁生产技术研究的张庆肯定地说,现在业内开发的一些新技术完全能满足企业实现清洁生产的需求,节能减排效果明显,但是,所须花费的资金也不是小数目,几令经营者望而却步。  浙江是我国印染大省,占全国印染产能50%以上。2010年和2011年浙江省保持了较大的淘汰力度,淘汰落后产能分别为21.48亿米、2.05亿米,产能结构得到优化;2012年计划继续淘汰4.54亿米,三年累计淘汰落后产能将达28.07亿米,占2011年浙江省印染布产量369.68亿米的7.59%。对此,不仅相关企业叫苦连天,就连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浙江省印染行业淘汰落后产能任务约占全国的2/3,任务有点重”。照理说,这样的困难形势应倒逼企业寻求技术支持,但就张庆了解,面对改革和前期投入,企业的积极性并不高,宁愿在一轮轮淘汰中苟且偷生。  这不仅是一个行业、一个地区的情况,也代表着整个纺织行业多数企业面对技术革新的态度。说到底,还是因为一个“钱”字。有的企业没钱投入新技术,有的舍不得花钱投入新技术,只能继续在旧技术身上挖潜,榨取剩余价值。“企业遇到困难的时候想技术,引进技术的时候又想成本。”与很多企业合作多年,张庆十分理解企业家们的苦衷,他认为,中国纺织业之所以会产能过剩,就是因为过去一味做大,现在民营企业迫切需要“自救”,才能跟上中国纺织业做强的步伐。  山东康平纳集团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刘琳切身感受到企业积极进行调整升级获得的成果。多年从事毛纺生产的康平纳,根据自身需求成功将触角转向纺织机械行业,短短几年间便声名鹊起,赢得一席之地。现在,纺织机械已经代替传统的毛纺产品,带领康平纳集团走上做强之路。这场“自救”彻底改变了企业的命运。  被动导致落后,落后就会挨打。谈到产学研合作,记者听到最多的就是“积极性”三个字,对于以中小企业为主体的中国纺织行业而言,如何调动企业的积极性无疑是行业升级中亟须认真面对的一项课题。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