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达95%的企业代表反对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江苏多家纺织服装企业负责人一致认为

美国时间9月17日,美国白宫发表声明称,进一步加码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关税。其措施分为三步:第一步是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于9月24日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产品征收10%的关税;第二步是于2019年1月1日,将该关税税率提升至25%;第三步,若中国针对美国农业和其他产业采取反制措施,美国将继续针对从中国进口的另外2670亿美元产品征税。  美国强硬对华施压,意在获取更多政治砝码,以此为杠杆撬动中国开放市场。然而贸易战中没有赢家,这种措施无疑是一把“双刃剑”,将对美国经济产生诸多负面影响。  首先,加征关税无疑将增加美国消费者的负担。早在8月2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听证会上,参会的绝大多数美国企业代表认为,美国企业和美国人的生活将会受到该关税措施的严重冲击。为期六天的听证会上,高达95%的企业代表反对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此前,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商品征税,目标主要集中在中国制造机械和电子零部件等对美国消费者影响有限的行业,但2000美元商品的征税清单则包括许多零售产品,包括电器、轮胎、自行车、婴儿床等,会直接影响美国消费者。  其次,单边手段无异于给美国经济“泼冷水”。加征关税,让与贸易政策相关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加剧,最终会对企业信心和投资支出产生负面影响。企业投资下降、消费者支出减少使得需求减少,可能促使其他国家推出更多贸易壁垒,从而形成保护主义不断上升和经济增长放缓的恶性循环。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创始人、前任主席爱德温·福伊尔纳认为,特朗普降低税收和放松监管正为美国经济创造急需的推动力,然而贸易保护主义却是在“单脚点刹车”。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杜大伟认为,贸易保护主义不会改善中美间贸易失衡问题,加征关税在世界上造成不确定性。  第三,关税措施将打击美国企业依赖的全球供应链。许多美国企业依靠低贸易壁垒建立国际供应链,从而降低成本。企业若想调整供应链一般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因此美国及其亚洲盟国的企业势必会受到极大波及。从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数据看,此次关税清单中计算机和电子产品中,将受影响的中国厂商仅占14%,但受到波及的供应链上的其他国家将高达86%;其他制造业如机械设备、电气设备及零部件等,供应链上的其他国家受冲击更严重。  最后,陷入中美贸易冲突的美国企业未必会回归美国。美国大规模开征关税的另一个目的是促使美国制造业回流,让害怕卷入中美不断升级的贸易冲突中的美国企业,把工厂带回美国。然而,中国提供的供应链规模和物流能力不能被快速取代,也不是此次贸易措施所能封锁的。一方面,在中国有完备的配套产业集群,向其他国家转移产能成本过高。另一方面,随着中国消费能力的提升,中国市场更富弹性和吸引力,美国企业来华投资,不再仅是偏好中国生产成本低,而更在意贴近消费市场端。从美国商会的调查数据来看,在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中,将有74.3%的美国企业受到影响,而在中国对从美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的反制措施中,将有67.6%的美国企业受到波及,这包括利润亏损、生产成本提高,市场对产品需求降低等。尽管如此,68.7%的美国企业仍将保持在华投资。而因中美贸易冲突,考虑调整供应链的企业中,有30.9%美国企业准备撤离美国本土,有30.2%的美国企业准备迁出中国,然而迁出中国的美国企业并非回归美国,其次优选择将是迁往东南亚和印度。

第二十届江苏国际服装节期间,“江苏国际服装·家纺·科技博览会”展出了目前国内最先进纺织服装装备,“绿色、智能、环保”驱动产业转型升级的三大趋势,是纺织服装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数字”驱动产业转型  走进“江苏国际服装·家纺·科技博览会”展馆,三维人体扫描、云端人体数据测量、虚拟试衣等智能场景随处可见。相较去年,智能装备展区面积整整翻了一番,一站式“智造”流水线引人瞩目,展现“工业4.0”雏形。  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华大学教授俞建勇认为,身处智能制造的时代,智能化、柔性化、自动化、网络化是服装企业必须要走的道路,而这一切的基础和前提就是数字化。  一块小小的RFID卡,引爆服装行业新发展。在博览会上,一套海尔“衣联网”系统展现了行业未来方向。将每件衣服植入一张RFID电子标签,通过“衣联网”生态,对企业来说可提供衣物的全生命周期解决方案;对用户而言,可获得从购买到洗护的全流程体验。“比如你衣服放在同样植入RFID的洗衣机里,它能够精准识别衣服上RFID的标签,了解每件衣服的具体使用情况,读取每件衣服的特点、销售情况、清洗次数、使用次数等一系列信息。”小乙物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宗清说。  江苏德尔特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杨东介绍,通过RFID卡,还可把整个工厂里的人员、订单、设备全部连接成一个系统,工人只要刷卡作业,后台就能精确掌握工人做了什么订单,自动核算工资,“如果工人对自己负责的工序还不熟悉,直接刷卡就能调取视频、图片,进行自主学习。”  “以往流行趋势的发布一般来自经验缺少数据支撑,今后品牌商通过读取RFID信息即可知道用户穿衣频率,捕捉大众喜好倾向。海澜之家智能储存中心采访时相关负责人介绍,海澜之家在与海尔衣联网合作后,通过“以销定产、以销定配”,库存周转一举提升30%,用户流量和收益分别提升18%和15%。  绿色环保成为行业主旋律  当服装熨烫“邂逅”智能变频加热蒸汽发生器,会发生何种“化学反应”?通过“变频输出”,当升腾的蒸汽量越大,功率越大,“这是应用电磁感应原理,把炉胆里的水加热,速度快、热效率高,是普通电锅炉的6-7倍,省电又省心,可以助力企业绿色转型。”常熟志远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刘志愿说,作为劳动密集型行业,绿色发展,愈发成为行业主旋律,一场纺织服装业的绿色制造变革正在进行。  高邮是中国羽绒服装制造名城,产业集群特征明显,加工能力优势突出。如今,高邮已成为一线品牌高端羽绒服装制造的首选之地。高邮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邱加永介绍:“高邮现有纺织服装企业400余家,规模以上企业近100家,熟练产业工人4万人。高邮纺织服装行业面对环保法规和相关标准的日益严格,绿色发展成为纺织服装行业的指导理念,直接由计算机控制将染料和助剂喷印到织物上,喷印过程中不产生噪音和废水、废气等,智能化印染产品,能够对生产过程中的耗水量、污水和废气排放进行检测,有效降低污染排放和资源消耗。  射阳的纺织染整服装工业区,这是江苏唯一国家级绿色染整研发生产基地,区域环境影响报告通过省环保厅审批。基地建成2个万吨级污水处理厂,日处理废水能力6万吨,日供水30万吨,水质良好,为入园企业的建设和运行节约大量成本。产业园管委会经济服务局局长谢亚成介绍,“企业从农民手中回收稻田秸秆,变废为宝,精加工形成生物质颗粒,清洁供热的同时也减少了秸秆焚烧的现象。”  徐州的“技术型选手”斯尔克集团主打异收缩复合丝系列女装面料,负责人李梦洁介绍:过去由于工艺局限性,应用“两步法”纺出的丝,质量稳定性不高,只能做粗纱;而复合丝所采用的“一步法”节约土地占用46%,减少厂房面积57%,每吨产品节约用电830千瓦时,节电41%左右,每吨产品物耗降低15Kg左右,每吨产品成本较两步法降低1000元以上,大大降低了产品生产能耗。  环保与时尚如何交融共舞?盛虹集团运用最古老的“草木染”,提取茶多酚、栀子黄、黄岑等植物的成分,对天然纤维进行染色,从而创建了真丝草木染高端自主品牌,让古老工艺成为时尚新宠。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唐俊松表示,盛泽作为丝绸之路起源地之一,积极推动及引领纺织面料向生态环保领域创新发展,才能让盛泽丝绸成为更靓丽的“江苏名片”。  江苏省纺织工业协会会长谢明强调,服装纺织作为“快时尚”产业,需以极低成本完成精密生产和快速上货。江苏多家纺织服装企业负责人一致认为,只有乘上“绿色环保、智能制造、高效节能”列车,才能驶向产业提质增效的新时代。

中美贸易战的战火已经烧到纺织业了。近期,美国政府对包括纺织服装、海产食品、蔬菜等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关税的消息引起一阵轰动。7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已经准备好对50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征税。  据了解,有千项纺织产品被列入征税清单,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对此表示,这是美欧取消纺织品服装配额以来,中国纺织行业对外贸易所遇到的最大挑战。  纺织服装是中国出口的重要品类之一,众所周知,成本上升已经给劳动密集型产业如纺织服装戴上了沉重的枷锁,而在中美贸易战的波及之下,中国纺织服装将面临怎样严峻的局面?又该如何突出重围?  中美贸易战再升级,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四面楚歌  雨果网了解到,此次新一轮的中美贸易关税措施不会立即生效,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的声明指出,加征关税可能会在8月30日公众咨询结束后生效;另据美国OTEXA数据统计,2017年中国纺织品服装对美出口总额为387.4亿美元,其中,出口服装270.3亿美元,出口纺织及制成品117.1亿美元,一旦该政策生效势必将会对中国纺织服装出口卖家造成不小的影响。  苏州丹伊斯服饰有限公司经理朱勇告诉雨果网:“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发酵与升级,给纺织品服装出口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事实上,自去年开始,国外针对中国纺织服装贸易的救济措施及贸易壁垒就已经与日俱增,纺织服装贸易外部形势趋于严峻。”据海关统计,截至2017年10月,全球共对中国纺织服装发起11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数量同比增长37%,涉案金额达到4.9亿美元,同比增长53%。  杭州艾普丽拉服饰有限公司电商经理刘仁福也认为:“如今中美贸易战加税清单开始涉及关系民生的纺织服装,而中国纺织服装行业严重依赖出口,本次加税将重挫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对美国的出口。”除此之外,他还强调,2018年上半年人民币汇率先升后贬,双向波动显著增大也给中国服装出口企业造成不小的影响,“一方面,前期升值,导致外贸采购商,压价采购,工厂生产产品难以控制;另一方面,现阶段人民币贬值,尽管采购商对供应产品价格并未太过敏感,回款速度相较之以往更快,但对服装产品的洗唛(服装内标)成分标识也相应更加严格了,与此同时,汇率大幅波动还给服装出口企业造成汇兑损失,增加财务成本等诸多问题。”  此外,杭州西秀服饰经理赵佳磊还指出,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及用工短缺也给中国服装出口企业造成不小的冲击。据其介绍,近几年,中国各地月最低工资标准都增幅超过15%,劳动力成本也较之于过去10年增长了近3倍,目前沿海地区纺织业用工成本已超过每月5000元人民币,是越南、孟加拉、缅甸等国家的3-6倍,加之厂房租赁费用的不断上涨,他坦言:“中国服装出口企业近几年举步维艰,唯有改变‘路子’,如跨境电商货源供应链的模式,且注重品质、品牌供应的的工厂今后的路才会越走越宽。”  出口纺织服装道尽途殚?打造服装供应链运营两大要素最关键!  当前,随着亚马逊等跨境电商平台的风生水起,传统零售遭到巨大挑战,加之快时尚品牌的快速崛起,消费者偏好和购买行为日新月异,订单个性化、定制化、碎片化趋势明显,同时也对服装供应商的快速反应能力以及资源整合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赵佳磊认为:“从中长期来看,需要复杂做工和快速反应的中高档订单和时装订单还是会留在中国。”  不可置否,纺织服装行业流行趋势越来越快,小批量、多品种、产品换季频繁且销售周期越来越短等情况,使得纺织服装的生产、流通都需要在相对短时间内完成相应订单。此外,跨境电商渠道的销售方式,尤其是Prime
Day、黑色星期五、网络星期一等旺季大促,更是对服装供应链的一场严峻的挑战。  而随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部分纺织服装品已经被贸易战的战火波及,且随着汇率波动在新时期也将成为常态,对企业出口订单的成本核算和利润实现无不构成挑战。但即便如此,仍有诸多出口纺织服装供应商及跨境电商卖家认为该品类也存在很多机遇。其中,朱勇就打造服装供应链运营道出了自己的生意经,他透露两大要素对于纺织服装出口企业稳健发展尤为关键:  一方面,服装设计要尽可能多样化,开发款式切忌“懒”。
产品设计是纺织服装供应链上的最重要环节,而设计的核心即是对产品的把握,设计不仅仅是简单的绘图,还包括服饰造型、风格、材料运用、工艺处理等多方面因素。值得一提的是,还应该要紧密切合海外市场流行。一旦有某个节日庆典来临之时,将产品与热门主题相融合,产品畅销自然无可厚非。  另一方面,服装要紧贴海外趋势潮流,季节中善于提高捕捉流行趋势的能力。服装由于尺码较多,受季节性影响大,这时候企业就应当要有相关工作人员起到洞察市场情报的作用。据他介绍:“设计师做完一个季度的产品,往往会对实销的趋势关注度有所减弱,这时候也正是他们需要绞尽脑汁思考服装设计的关键时期,倘若能有相应掌握市场动态的相关部门给予支持,也就能提供更多的帮助以便在季节中迅速抓取流行趋势,进行补款翻新款的操作。”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