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有超过1.8万吨的纺织品进入菲尼克斯市的垃圾回收利用系统,废旧衣服定向回收再利用

商务部于14日发布了前11月对外投资数据,累计实现投资1075.5亿美元。其中,11月当月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212.4亿美元,同比增长34.9%,年内首次实现月度同比正增长。  根据商务部数据,2017年前11个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的5796家境外企业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1075.5亿美元,同比下降33.5%,降幅比前10月减少7.4个百分点,进一步收窄。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14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11月当月非金融对外投资年内首次实现月度同比正增长,对外投资主要流向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以及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占比分别为28.4%、21.5%、14.5%和9.2%,房地产业、体育和娱乐业对外投资没有新增项目。此外,前11个月我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沿线的59个国家有新增投资,合计123.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3.2个百分点。  前11个月对外投资降幅收窄与对外承包工程签署大项目多等因素有关。商务部数据显示,1-11月,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在5000万美元以上的项目达到617个,合计1613.1亿美元,占新签合同总额的76.8%。另据了解,今年前11个月,商务部和省级商务主管部门共备案和核准了境外投资企业5528家,其中备案5480家、核准48家。

几乎每家每户的衣橱里、箱子里,都会有很多不穿的旧衣,丢之可惜,留着又浪费空间;久而久之,闲置衣物如何处理,成为很多都市家庭挥之不去的烦恼。本周,浙江精工控股集团旗下的浙江佳人新材料有限公司,独家推出了一个全新的“废旧衣服定向回收再利用”平台,希望能从环保的角度解决废旧衣物循环再利用的“世界性难题”。  据精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佳人新材料公司董事长楼宝良介绍,“废旧衣服定向回收再利用”是借助聚酯化学法循环再生技术,实现废旧原料-加工-应用-废弃-再生的多次循环,真正构建纺织纤维从“摇篮到摇篮”的多级、多次闭合绿色循环体系。目前,他们已成功开辟了以政府机关、企业为代表的社会回收渠道,以公安系统、学校、从事纺织与服装制造的企业为主的定向回收渠道,以及以互联网回收渠道和公益组织回收渠道等4大回收渠道。未来,还将在已有的2.5万t产能基础上启动二期、三期建设项目,力争在3~5年内形成50万t级的产能规模,将循环再生纤维产业进一步做大做强。  中国工程院蒋士成院士认为,使用化学循环再生技术将回收衣物通过化学处理还原成分子级别,可以完全去除颜色和细微杂质,重新生成与原生纤维相同高质量的新的涤纶,并用于新的服装制造。他建议,在今后制修订制服、校服、工装等服装标准时,在保证服装服用性能、功能性能满足服用的基础上,尽量选用单一聚酯纤维面料,为废旧服装的回收再利用创造条件。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淮滨,对在废旧衣物回收及高值化再利用方面所做的努力给予肯定。在他看来,目前我国废旧衣物的回收体系还不健全,打通从旧衣物从废弃、分拣、回收、再利用链条,建立健全的回收体系还需要各界的共同努力,从健全回收制度、解决低成本、高品质的回收再利用产品技术问题、标准建设、引导消费观念等各个方面为环保努力。

日前,英国时尚设计师Stella
McCartney在苏格兰垃圾填埋场拍摄了一组照片,旨在呼吁人们重视纺织业中的过度消费和铺张浪费问题,活动受到了包括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H&M和耐克等公司的支持。   Stella
McCartney称,服装业若不进行改变,将在2050年前消耗掉全世界四分之一的年度碳预算。她谴责纺织业“对环境造成了难以置信的浪费和伤害”,并呼吁建立一个循环经济体系,以使服装和时尚变得更加可持续化。  麦克阿瑟基金会于周二公布了一份报告,详细说明了纺织业中铺张浪费的规模,并给出了改善的建议。  报告中称,纺织业每年造成12亿吨温室气体的排放,这个数目比国际航班和航运加起来还要多。  报告也承认,要改变这个价值2.4万亿美元的行业,挑战是艰巨的。
图:伦敦时装周上展示的环境友好型短裤。  环境活动家艾伦·麦克阿瑟(Dame
Ellen
MacArthur)称:“今天的纺织工业是建立在过时的商业模型上的,我们需要一种新型纺织经济,需要不同的服装设计,更高的耐久度和更方便的回收再利用。”  报告中的数据揭示了当今时装业的“一次性”本质,该行业目前建立在一个快产快销的模式上,每年有很多新产品以低价发行。  “这篇突破性的报告提出了新的想法,并提出了一个时尚行业循环利用的共同愿景。这是呼吁我们团结合作,保持一致,确保经济和社会发展能够以可持续地进行。”H&M集团首席执行官KARL-JOHAN
PERSSON称。  “每年有超过1.8万吨的纺织品进入菲尼克斯市的垃圾回收利用系统。我们的城市正在努力提出一个创造性的解决方案,重新引导废品中的纺织品回到循环经济中。这些宝贵的资源最终可以刺激当地经济的发展。”菲尼克斯市市长GREG
STANTON说。  “我们如何才能将铺张浪费的全球服装行业变成可以循环回收利用的行业?这是C&A基金会正在试图回答的一个问题。通过与Ellen
MacArthur基金会的合作,我们很高兴能看见这份报告——这是迈向整个行业构建循环系统所迈出的重要的第一步。“C&A基金会执行董事LESLIE
JOHNSTON说。  纺织业直线增长 过去十五年内规模翻番
  纺织品和服装是日常生活的基本组成部分,也是全球经济的重要部门。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纺织品的世界。几乎所有人都穿衣服,而且对许多人来说,服装是个性的重要体现。  在全球范围内,1.3万亿美元的服装产业价值链中雇佣了超过3亿人;在一些低收入国家,单是棉花的生产就几乎占总就业人口的7%。  这篇报告的重点是服装,因为服装使用的纺织品最多,占其总量的60%以上,而且预计在未来仍将是纺织品最大的应用类别。  在过去的15年里,服装生产几乎翻了一番(见图),这受全球中产阶级人口增长和成熟经济体人均销售额的增长推动。  后者的兴起主要是由于“快时尚”现象,随着新风格的快速转变,每年的服装推陈出新,数量增加,而且通常是以低价发售。
  服装需求持续快速增长,特别是在亚洲和非洲等新兴市场。如果增长一如预期,到2050年,服装总销量将达到1.6亿吨,是现在的三倍多。  这将导致该行业的负面影响大幅增加(见图)。
  服装业铺张浪费惊人 负面影响严重
  今日的纺织业系统几乎完全以线性方式运行:  大量的不可再生资源被提取出来,生产出很多经常只使用了很短时间的衣服,之后材料大多被送到垃圾填埋场或焚烧。由于服装利用不足和缺乏回收,每年损失超过5000亿美元的价值。  这些不可再生的资源包括生产合成纤维的石油、种植棉花的化肥、生产、染料和纤维和纺织品的化学品,每年达9800万吨。  纺织品生产(包括棉花种植)每年消耗约930亿立方米的水,造成了一些地区的缺水问题。  此外,全球20%的工业水污染是由于纺织品的染色和处理造成的。  整个行业中只有13%的物质能以某种形式回收(见图)。这些回收物通常都变成了其它低端应用,如绝缘材料,清洁布,床垫填充物等。这些很难被再次利用,因此它们的循环到此就终结了。
  多达73%的材料在最终使用后就被丢弃了,进入垃圾填埋场或被焚烧,10%在服装生产过程中丢弃,在手机和整理废弃衣物时也会有2%的额外损失。  据估计,超过一半的快时尚产品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被处理掉了。  这种运行模式给环境和社会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见图)。这种负面影响的经济价值难以量化,但据报告估计,如果能解决这些问题,截至2030年所产生的经济效益约在1600亿欧元(1920亿美元)上下。
  在世界范围内,服装使用率——平均一件衣服在停止使用前穿的次数——比15年前下降了36%(见图)。  虽然许多低收入国家的服装使用率相对较高,但其他地方的比例要低得多。  例如,在美国,服装使用率只在全球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左右。  同样的模式也出现在中国,在过去15年里,服装使用率下降了70%。
  在全球范围内,消费者们每年扔掉的那些可以继续穿的衣服,价值相当于4600亿美元。有些服装甚至只穿了7-10次就被丢弃。  消费者们承认存在这样的问题,例如,60%的德国和中国公民都承认自己拥有比实际所需的更多衣服。  服装使用率也随服装款式不同而有所变化(见图)。
  该组织警告称,“如果该行业继续当前的发展道路,到2050年,它将使用与2C通路相关的碳预算的26%以上。”  报告还显示:  用于制作衣服的材料只有不到1%用于新衣服的回收;  英国每年的垃圾填埋衣物和家用纺织品的估计费用约为8200万英镑;  世界上每隔一秒钟就会有一卡车的衣服被浪费掉;  每年估计有50万吨的塑料微纤维在清洗以塑料为基础的纺织品(如涤纶、尼龙或丙烯酸)时脱落,最终流入海洋,进入食物链,这比化妆品中塑料微粒的含量高出16倍。  在纺织品生产中使用的有害物质和环境危险会对工人和穿戴者的健康造成影响。  如果纺织业继续按照这个模式发展下去,这些负面影响将更加严重,未来有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  建立循环经济生态从四点着手  报告呼吁采取四项行动(见图):
  大幅度减少塑料微纤维的释放。通过新材料和新的生产过程,从根本上减少衣服上的塑料微纤维的数量。此外,还可以利用技术有效地捕捉脱落的塑料微粒。  增加服装使用率,设计和生产更高质量、更耐用的服装,例如寻求服装业界支持和推广短期服装租赁业务。对于那些想要频繁更换衣服或需要某些特定场合服装的顾客来说,租赁服务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选择,而且也比经常买新衣服便宜。  数据显示,有26%的衣服是因为不再喜欢而被丢弃了(见图),42%的衣服是因为不再适合,租赁模式可以满足这一类需求。
  通过改变服装设计、收集和再加工流程来从根本上提高回收利用率。开发设计服装的新材料以及能够在回收流程中识别服装原材料的技术,通过明确承诺来激励消费者回收利用衣服。更高效的回收利用也能降低浪费率,降低生产所需资源投入。  转向可再生材料,今年来许多生物科技方面的新材料纷纷涌现,如英国科学家发现的原细胞微粒新型材料可加工成为鞋子和紧身衣。  除了这些之外,还需要一个新的纺织经济系统,和一个与循环经济原则一致的设想。  在这样的模型中,衣服、织物和纤维在使用后重新进入经济,而且永远不会浪费。  这一愿景将带来更好的经济、环境和社会成果,抓住当前线性纺织系统错过的机会。  品牌、零售商和其他组织已经开始努力改变行业现状,尽管已经取得了可喜的进展,但往往过于分散,或者只在小范围内有效果。  这就是为什么要建立一个新的纺织经济体系,需要前所未有的一致变革和合作:包括召集关键行业参与者来制定联合计划,启动跨价值链的示范项目,并协调互补。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