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企业搬迁后的旧厂区全面实施改造,两次启动储备棉去库存

西安灞桥区围绕“打造最美城区,建设宜居灞桥”,结合本区实际,将加快老旧厂区改造作为“四改两拆”工作的重要着力点,在前期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制定旧厂区改造工作分类指导意见,计划通过3年时间的改造,使老旧厂区与周边城市总体风貌互相和谐,交相辉映,成为最美城区建设的亮点。一是明确目标。通过3年时间,将三棉、四棉、六棉纺织工业旧厂区打造成为涉及商业、住宅、休闲为一体的高档文化社区。改造过程中,注重保留纺织老旧厂区在纺织工业时期的苏式原貌和气质,在色彩、街具、样式等各个细节都要体现纺织工业气息和纺织文化内涵。二是夯实任务。从今年起,按照旧厂区改造工作分类指导意见和年度改造计划,引导企业向工业园区、产业基地聚集,对企业搬迁后的旧厂区全面实施改造,把旧厂区改造成为产业优化升级的重要载体、新型城市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三是合力推进。建立多部门联动机制,形成职责明确、多管齐下、联合作战的工作体系。加强对旧厂区改造项目的跟踪监测,及时协调和解决项目推进过程中出现的困难和问题。

中国储备棉管理总公司11月28日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挂拍交易启动以来,成交储备棉322万吨。通过最近两年两次启动储备棉去库存,总挂拍量737万吨,总成交量近590万吨,减轻50%以上的储备棉财政负担。作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要组成部分,中央储备棉“去库存”初战告捷。  去库存:减轻50%以上财政负担  今年3~9月,中央储备棉挂拍销售累计成交322万吨,意味着有1500万包棉花逐包剪开铁丝、取样、公检,日均检验棉花超过5万包。  供给总量不足,长期以来是我国农业发展主要矛盾。2011~2013年,国家连续实施棉花临时收储政策,保护性价格敞开收储三年分别达323万吨、662万吨和658万吨,占当年度总产量的40%、87%和94%。超大规模储备,不仅对安全管理构成挑战,整个棉花产业链持续健康发展被阻断,财政承担大量保管及利息费用。  随着我国纺织产业技术升级,棉花需求呈现恢复性增长态势,国内棉花产需开始出现缺口,近三年年均国内产需缺口240万吨左右。有关部门果断出台储备棉轮出措施,2016年5~9月和2017年3~9月,两次启动储备棉去库存,总挂拍量737万吨,总成交量近590万吨。经过连续两年大规模轮出,中央储备棉财政负担减轻50%以上。储备棉轮出销售,保证了市场供应,库存数量也趋于合理,库存消化和市场稳定实现有效统一。  稳市场:内外棉价差缩小70%  中国棉花信息中心总经济师冯梦晓介绍,2017年预计全国棉花总产量为584万吨,国内消费量预计为780万吨,供需仍有较大缺口,除适度进口外,仍需要发挥储备棉轮出的供求调节作用。  据介绍,本年度棉花政策性去库存日均成交量2.2万吨,平均价格为14754元/吨,折中等棉花价格为15962元/吨,与同期商品棉均价15926元/吨基本持平,国内外棉价差继续保持900元/吨左右,较前年3000元/吨左右的内外棉价差相比,缩小近70%。去库存期间,储备棉投放数量均衡稳定,成交价格波动保持在合理水平,最高成交价与最低价相差约1500元/吨,同期国内现货价格稳定在16000元/吨左右,波动幅度仅240元/吨左右。  冯梦晓表示,通过动态调节投放节奏,稳定市场预期,收购旺季最集中的10月到次年1月停止投放,给新棉购销留出空间,避免打压市场,有利于棉农更多从市场获得收益。  调结构:“新疆棉”占全国70%市场份额  去库存、稳市场的关键在于种植结构是否优化,棉农利益能否得到保障。储备棉去库存,在保障农民利益前提下,有效发挥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数据显示,通过市场手段有效引导棉花生产向优势产区转移,新疆地区近三年棉花种植面积分别为3100万亩、2905万亩和3163万亩,产量分别为367万吨、405万吨和461万吨,已经占到全国产量七成以上。新疆自然条件适应棉花生长,内地棉区生产相对分散,单产和质量不具优势,同时国家支付的目标补贴标准也只占新疆棉补贴标准的60%。引导冀鲁豫及长江流域一些传统棉花产区种植结构调整,改种更有效益的农产品,发挥了农业生产比较优势。  按目标价格补贴政策,2014~2016年度新疆棉花目标价格分别为19800元/吨、19100元/吨和18600元/吨,2017~2019年价格保持在18600元/吨。当棉花收购市场价格低于当年目标价格时,两者差额部分由国家财政直接补贴到棉农手中。棉农自身无需承受市场棉价大起大落风险。

10月4日,几台“巨无霸”大型采棉机在兵团第六师共青团农场国家级现代农业示范区一望无际的棉田里忙碌,吐出一个个大“金蛋”。  从棉花种植到加工全程机械化  “不到半天时间,100多亩棉花就全部采收完成,比人工采摘省时省力还省钱。”共青团农场四连职工许万秀说,今年种植100多亩棉花喜获丰收,亩产籽棉超过400公斤。  许万秀告诉记者,往年,她家种植40亩棉花,每年从4月初播种开始,一直忙到11月底才能结束,而且到了拾花季,要雇十几个拾花工忙碌两个多月。  许万秀说,如今实行机采后,只需要人工把棉田地头采棉机无法采摘的棉花拾一下,剩下的都交给采棉机来采收。  兵团第六师共青团农场党委书记、政委胡晓江介绍,今年,共青团农场种植的5万余亩棉花连续第6年100%采用机采模式。一台采棉机每天可采摘300亩以上的棉花,与人工采摘相比亩均节约成本300余元,今年可为种植户节本增收近2000万元。目前,该场棉花采收工作已进入收尾阶段。  10余台采棉机采摘棉花的同时,技术人员24小时跟踪服务,随时保证采棉机和配套装运设备的维修运行。  据了解,今年,共青团农场还实现了棉花种植、管理、采收、装运、卸车、储存、加工全程机械化“一条龙”作业。  胡晓江表示,近年来共青团农场以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为突破口,率先100%实现精准耕种、精细加工,农业综合机械化率已达99.8%,机车GPS卫星导航系统全面推广,棉花、番茄等主要农作物实现了全程机械化播种和采收作业。  北疆实现棉花机采棉农“转战”南疆拾花  记者了解到,今年,作为北疆重要棉花种植区的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和兵团第五师也实现了棉花机采。  10月6日,博乐市贝林哈日莫墩乡贝林哈日莫墩村党支部书记龚学文告诉记者,因为村里的6800亩棉花都实现了机采,告别了往年的棉花采摘“人海大战”,不仅不需要雇用外面来的拾花工,村里50多名村民还到南疆拾花“淘金”。  52岁的李碧芬和丈夫龙伍好就是其中到南疆去拾花“淘金”的贝林哈日莫墩村村民。  “我一天能拾80多公斤,每公斤两块一,加上老公拾的,我们两个人一天能挣300多块钱。”李碧芬说,和他们夫妇一起拾花的有40多人,大多数都是从博乐市过去的。  龚学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机采棉每公斤采摘成本不到0.4元,而人工拾花每公斤至少2元,按照亩产400公斤计算,仅采摘费用每亩地至少可以节省640元。  “今年的气候好,棉花长势好,每亩地比去年增产80公斤左右,平均亩产达到450公斤左右,加上种棉补贴,今年农民的棉花喜获丰收。”龚学文说。  据悉,今年新疆棉花种植面积约3000万亩,其中兵团棉花种植面积近1000万亩。  记者了解到,自从2014年兵团“大型自动化棉花收获机关键技术的开发与示范”项目通过国家科技部验收,截至2016年,兵团棉花机采率达72.9%以上。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