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主选育的转基因棉花品种市场份额占到了95%以上,日本优衣库的兄弟品牌GU将把服装的追加订单放在中国生产

改革开放以来,传统制造业成为拉动浙江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浙江通过大力发展传统纺织工业,成为全国外贸大省,“十一五”至今,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浙江纺织工业主动应对全球市场变化,攻坚克难通过转型升级焕发出新活力。
  产业积极拥抱互联网
  “十二五”以来,浙江积极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纺织服装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健康发展,引导浙江纺织服装企业运用互联网进一步拓展国内外市场。以桐乡为例,目前,拥有电商企业超过2万家,年交易额达680亿元,桐乡加快现代信息技术的应用,重点致力于产业基础扎实、竞争优势突出、带动能力较强的化纤纺织产业提升工作,突出“互联网+”,大力实施千亿元产业培育行动。濮院针织产业园以打造全球知名的、时尚的毛衫针织服装设计、创意、研发中心为目标;临杭经济区要以打造国家级化纤新材料产业基地为目标,化纤产业规模总量突破1000亿元。  浙江纺织业从战略高度提前布局,把“纺织面料工业4.0”纳入“十三五”规划,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推进。绍兴东方舰服饰有限公司作为本土首批应用电子商务的服装企业,积极与互联网云技术公司合作,开发ERP软件,形成线上线下批发商、代理商实时共享公司新品发布、库存货等信息情况,改变传统服装企业提前半年新品发布的惯例,大大方便代理商订货、补货,同时还大幅减少商品库存。像这样的公司在绍兴还有不少,他们通过建立信息系统,按需生产,实现整个流程智能化、全透明,提高预测效率和生产速度,同时压缩生产周期,提升企业竞争力。  随着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不论是企业还是集群,都想方设法构建“互联网+”之路。海宁家纺结合“互联网+”,可以说是改变了窗帘行业传统发展局面。新产品迭代速度加快,产品种类不断丰富,市场流通效率提升,家纺产业如今已然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  创新促进品牌层次提升2013年,浙江纺织工业产值已经超万亿元,但是生产规模虽然持续扩大,也面临增速回落、纺织集群层次不高、产品附加值低的问题。浙江纺织业强化创新驱动,以建设时尚特色小镇为载体,以发展时尚产业为抓手,引领纺织服装行业健康发展。兰溪纺织业以时尚纺织为主题、以提高创新能力为引导,从2011年~2016年,规模以上时尚纺织企业家数从152家发展到183家,规模以上时尚纺织行业产值从164亿元增加到336亿元,增长104.88%;利润从6382万元提高到101172万元,增长了13.85倍,实现了13年连续漂红的高速增长。  在品牌建设上,鼓励企业将国内自主品牌进行国际化延伸,如万事利集团2013年成功收购具有120多年历史的法国丝绸企业MARCROZIER,并邀请原爱马仕丝绸控股集团CEO加盟万事利集团进行品牌运营。提升纺织业从“浙江制造”走向“浙江创造”,实现从贴牌加工制造出口为主转向自主品牌生产、国内外共同销售,实现“数量经济”向“品牌经济”的提升。  “十二五”期间,浙江大力推进时尚名城、特色时尚产业基地、时尚产业园、重点时尚品牌企业等产业平台建设,发展以纺织服装服饰为主的时尚产业,浙江纺织工业已从“数量经济”向“品牌经济”转变。  智能制造引领产业升级
  现今,浙江纺织业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期,其发展面临着劳动力成本高、原材料价格上涨、出口市场竞争加剧等现实问题。面对发展困境,浙江纺织业积极求变,以智能制造为手段,开展生产模式、商业模式的变革,推动浙江纺织行业向高端发展。  提升纺织设备智能化技术水平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保障产品质量的重要举措。浙江已经在智能纺织印染装备领域建设9家重点企业研究院,它们的科研攻关成果分布于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有效提升了产业链的整体水平。这些研究院成为了浙江纺织装备生产企业的“智库”,技术人员源源不断地提供创新成果,为浙江省现代纺织业带来种类繁多、功能齐全的高端机械装备。  对于纺织行业走智能化的道路,浙江绍兴的政府和企业都在积极行动中。例如,绍兴县瑞群纺织机械科技公司研发的印花机器人成为了一大亮点,机器人利用其手臂、手腕、末端执行器自动进行纺织网版、舀取色浆等一系列娴熟的动作,这种“机器换人”的做法为企业提高印染产品附加值提供了技术支撑,是浙江纺织印染设备智能发展的方向。

10月13日上午10时,农业部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媒体介绍十八大以来种业改革创新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农业部种子管理局副局长吴晓玲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目前中国农作物自主选育品种占主导地位,做到了中国粮主要用中国种。中国自主选育的转基因棉花品种市场份额占到了95%以上,国外品种已经不到5%。吴晓玲称,洋种子,主要有两个渠道:一是国外的公司在国内选育生产的种子。二是通过贸易进口在国内销售的商品种子,这方面主要是蔬菜。总体来看,目前中国农作物自主选育品种占主导地位,做到了中国粮主要用中国种。首先,按新种子法,水稻、小麦、玉米、大豆、棉花,五大主要农作物里,水稻、小麦、大豆这三大作物全部是中国自主选育的品种;玉米的情况,五年前国外品种占到市场份额的15%,通过这几年中国不断地改革创新,国外选育的玉米品种市场份额已经降到了10%,最明显的就是先玉335,这几年种植面积在逐年下降,同时在抗倒性、抗病性方面也不如国内自主选育的品种,现在它的面积从4200多万亩下降到3000多万亩。吴晓玲表示,现在大部分的棉花都是转基因的。中国最初在上个世纪从国外孟山都引进了转基因棉花,曾经国外品种几乎垄断了国内转基因棉花的市场。随着国内市场创新能力的逐步提高,现在,中国自主选育的转基因棉花品种市场份额占到了95%以上,国外品种已经不到5%。

与过去几年间中国制造业订单外流的消息甚嚣尘上不同的是,现在一些国外品牌商又发现了中国制造业的“好”。  据日经中文网报道,日本优衣库的兄弟品牌GU将把服装的追加订单放在中国生产。尽管目前GU把大部分生产业务放在薪资较低的新兴市场国家,但今后将在更靠近消费地日本的中国进行追加生产,构建30天即可投放市场的体制。虽然日本服装企业一直在推进生产中的“去中国化”,但在其他国家生产导致的交货期延长、库存过多等副作用正日益明显。  市场吸引订单回流  据日本纺织品进口商协会统计,按金额计算,2016年日本进口服装中国制造的比率降至65%,在5年里下降了16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东南亚则增长了10多个百分点,达到23%。  有测算表明,中国的人工费是越南的2倍、孟加拉国的4倍。但对于GU而言,在中国从下单到商品上架的时间比在东南亚生产要快1~2周,避免旺季商品断货、增加销售显然更加重要,这样还能减少因库存过多不得不降价促销的状况。  现在,GU把应季之前的初期生产仍放在孟加拉国等地,当季的追加订单则放在了中国生产。不过这一策略却是经历惨痛后得来的经验。GU很早就将生产转移到东南亚国家,以提供比优衣库更便宜的商品。在截至2016财年(2016年8月)的4年里,GU的销售额快速增长了3倍多。然而,2017财年,因忙于应对误判需求导致库存积压,GU的收益性出现恶化。  大型休闲服装企业StripeInternational也将此前降至70%左右的中国生产比例恢复至超过80%,希望构建与东南亚相比、最短能以约1/3时间将商品配送至店铺的体制。未来,由于生产体制改变,重新重视中国制造业的日本企业或将增加。  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刘云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说,服装生产作为轻工业有几个重要的指标需要综合考虑。其一,劳动成本,这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重要指标之一;其二,贸易关税,这就涉及到各种双边和多边的自贸协定(FTA)和自贸区的商定,以及原产地规则;其三,运输成本。生产地与销售市场间的距离越近就越利于节省成本。品牌商需要平衡这三个方面。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白明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制造业正表现出产业链上的角色变化,即从低端向中高端的、定制化的模式转型,而后者的技术含量和设计含量更高,在满足客户需求上反应更快。“此前不少制造业订单从中国外流到东南亚国家,比如孟加拉国、柬埔寨这样劳动力资源丰富的国家。不过,在外流热潮之后回归冷静,很多企业发现当地制造业存在不少问题,比如在完成交货期较紧的订单或者劳动复杂程度较高的订单方面就有明显不足。”白明认为,“有走也有来”,虽然有一些低端制造订单从中国流出,但中国制造业的附加值却在不断提高。  中国制造业有优势  “GU的例子主要体现的是中国市场的吸引力,由此所形成的订单回流只是一部分,从总体趋势来看,和欧美签署自贸协定或者享受最惠国待遇的国家仍然有很大的关税优势。”刘云认为,虽然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已经搁浅,但如果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等自贸协定没有太多改变的话,鉴于美欧这样的大市场,很多企业还是会将订单放在东南亚国家。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优势渐失。白明指出,虽然前有欧美日等制造业大国,后有越南、柬埔寨等劳动密集型国家,中国制造业还处于转型的过程中,但中国制造业也有很多独特的优势,比如成熟的电商产业优势、完整的产业链优势、产业集聚优势、规模优势和政策优势等。  刘云认为,去掉了基于成本优势的外衣,中国制造业正显示出更关键的内核,比如完善的物流和配套体系,这是很多国家无法比拟的。再比如,中国广阔的市场前景、整个社会的创新活力等,都赋予中国制造业更强的生命力。“对中国而言,已经不再是‘世界工厂’的概念了,而是市场引导的制造业布局的改变,这是本身结构发生的变化。”刘云说,中国和美国同为大型经济体,发展的最终目的都是形成吸纳包容其他国家产品的一种体现全球市场的格局,未来会有更多企业围绕这点进行产业布局。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