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国现有市场上的许多产品和品牌都是单品牌的公司,产能缩减导致交期延长印染厂若存在不能达到环保要求的设备将淘汰

今年以来,纺织行业遭遇最严重的“环保杀”,整治重点也放在了印染这个偏“化工”的行业。为了进一步规范印染行业管理,加快行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工业和信息化部对《印染行业准入条件(2010年修订版)》(工消费〔2010〕第93号公告)和《印染企业准入公告管理暂行办法》(工信部消费〔2012〕40号)两份行业规范文件进行了修订,形成并印发了《印染行业规范条件(2017版)》和《印染企业规范公告管理暂行办法》。两新版文件自2017年10月1日起实施,两旧版文件同时废止。
  印染行业规范条件部分内容(2017版)禁止使用达不到环保要求的设备印染企业要采用技术先进、节能环保的设备,主要工艺参数实现在线检测和自动控制。禁止使用国家明确规定的淘汰类落后生产工艺和设备,禁止使用达不到节能环保要求的二手设备。产品质量合格率达到95%以上印染企业要开发生产低消耗、低污染绿色产品,鼓励采用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新材料开发具有知识产权、高附加值的纺织产品。产品质量要符合国家或行业标准要求,产品合格率达到95%以上。印染企业应实行三级用能、用水计量管理,设置专门机构或人员对能源、取水、排污情况进行监督,并建立管理考核制度和数据统计系统。能耗和新鲜水取水量的要求印染企业单位产品能耗和新鲜水取水量要达到规定要求。企业水重复利用率达到40%以上印染废水应自行处理或接入集中废水处理设施,并加强废水处理及运行中的水质分析和监控,废水排放实行在线监控,实现稳定达标排放。依法办理排污许可证,并严格按证排放污染物。印染企业要按照环境友好和资源综合利用的原则,选择采用可生物降解(或易回收)浆料的坯布。使用生态环保型、高上染率染料和高性能助剂。企业水重复利用率达到40%以上。规定中主要围绕“环保”一词,对印染行业的技术、设备、管理等都有了新要求,那么这些对印染行业又产生了什么影响呢?染料价格三连涨带动染费上调印染企业要开发生产低消耗、低污染绿色产品,首先需要采用生态环保型、高上染率染料和高性能助剂。而对印染价格影响最大的是染料的价格,今年染料价格调价多次,对染费的影响颇大。以全球最大的染料浙江龙盛的分散黑为例,因为环保督查问题,分散染料的价格调整多次。7月27日价格已从原来的2400元/吨,涨至2600元/吨。8月3日,分散黑ECT300%再次上调报价至30元/公斤。9月4日起,分散黑ECT300%出厂报价45000元/吨,较8月24日上调5000元/吨,涨幅12.5%。因此,自八月以来,各大印染厂纷纷对染费进行了提价,如化纤类上调0.10元/米,棉类上调0.20元/米,罗缎上调0.10元/米。染费的上调,使得下游企业纷纷哀叹,有人戏称:这年头除了空气没有涨价,什么都在涨!产能缩减导致交期延长印染厂若存在不能达到环保要求的设备将淘汰,因此产能将缩减。然而“金九银十”正是订单最多的时期,产能的缩减将直接影响订单的出货速度。印染企业开工不稳定,导致很多订单交期无法保证。然而,由于一些小印染厂产能缩减迫使下游企业转移订单,那些环保设施齐全的企业订单异常火爆。由于订单的暴增,交期也比平常延长,大部分差不多在20天左右。转型升级成“拦路虎”今年,整个纺织行业都面临转型升级问题,那么行业内所有大中小企业未来何去何从,都决定在自身手中。印染企业需要采用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新材料开发具有知识产权、高附加值的纺织产品。这一条要求直接影响了印染企业自身转型升级问题。印染业的废水处理问题是重中之重,企业要自行处理或接入集中废水处理设施,必须购买先进的废水处理设备。另外,产品合格率达到95%以上。  要想产品质量提高,也必须淘汰旧设备,更换新的染缸等设备。即使配备了最先进的设备,印染行业的竞争压力仍旧存在,因此研发也是必不可少的一条转型道路。而这些要求对于那些中小企业来说,很难做到,因此很可能将被淘汰。  市场正式进入传统的“旺季”,核价的増多,定单也陆续多了起来,高密细薄织物,也有所启动,个别品种大量走货,不是断货就是价格吃紧。正常生产的染厂还是很忙的,但开工不稳定,交期大大延长,环保后遗症逐步体现。交期急的订单不敢冒然答应交货日期,订单交期无法保证。产能缩减,订单却在不断增多,那么必定带来部分染厂坯布爆仓的情况。随着十一假期的临近,终端客户催货比较急,不少订单都想在假期前交货。因此,近阶段,印染厂都在全力赶货,想把8月缩减的产能在旺季补回来。  在环保高压倒逼下,很多业内厂家表示,可以肯定旺季断货已成定局!不少印染企业淘汰落后产能,已经到达了生死存亡的关键。印染业未来的整改之路任重而道远!笔者送给印染企业一句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十三五”时期,是中国纺织业向中高端发展、由纺织大国迈向纺织强国的关键时期。我国纺织行业保持了平稳、健康、可持续的发展态势,产业结构持续改善,行业竞争力不断提高,在国际上的产品竞争力和行业影响力也持续增强。行业正在由传统产业、劳动密集型产业向科技产业、时尚产业、先进制造产业转变。  纺织行业交出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1-8月我国规模以上纺织行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1%。2017年1-8月,我国布、服装及化纤的产量分别同比增长3.92%、2.13%、4.80%,纺织行业生产增长平稳。  持续巩固向好基础
规模市场量质齐升  为了满足国内外纺织品服装市场需求,纺织行业继续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近年来我国纺织行业的生产规模持续扩大。2012年,我国纺织纤维加工量为4540万吨,到2016年,我国纺织纤维加工量为5420万吨,十八大以来,年均增速为4.5%,占全球纤维加工总量的比重超过50%。  同时,我国纺织行业零售额也持续高速增长。今年1月份至6月份,全国限额以上服装鞋帽针纺织品零售额同比增长7.3%,较上年同期加快0.3%。网上零售增速有所加快,全国网上穿着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20.8%,较上年同期加快3.9%,较一季度加快5.2%,实现了自2016年以来的最高增速。  零售额的持续高速增长,离不开新产品的不断研发,如用在宇宙飞船上和用于医学人造器官上的新型纺织材料已不新鲜,同时用在农业、工业等产业领域的纺织产品呈大幅增长,“因为别的产业的发展带动,产业用现在已达到30%以上,比全行业发展速度要快”,
孙淮滨说。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孙瑞哲也表示,1月份至6月份,纺织行业利润同比增长11.6%,大大好于预期。他说,今年上半年纺织行业多个经济指标亮眼,其中主营业务收入及利润总额增长较快,成为全行业主要运行指标的“领跑者”,回稳迹象明显。1月份至6月份,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6609.2亿元,同比增长9.6%,增速较上年同期提高5个百分点。实现利润总额1880.3亿元,同比增长11.6%,增速较上年同期提高5.3%。规模以上纺织企业销售利润率为5.1%,与上年同期持平。  上半年,纺织行业延续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为完成全年预期目标奠定了扎实基础。下半年,全球经济复苏仍在继续,我国经济再平衡进程稳步推进,消费、进出口、服务业稳定扩张及民间投资企稳回升,均将带动居民消费信心持续改善、内外市场需求温和增长。  孙淮滨表示,纺织行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引领下,紧密围绕纺织行业“十三五”规划重点任务和建设纺织强国的战略目标,把握并引领居民消费升级的重要特征,贯彻落实“三品”战略,加快推进品牌建设,不断巩固稳中向好的基础。  整合全球资源纺织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纺织业要发展,除了保证内需外,还需“走出去”布局全球,瞄准全球市场、整合全球资源,这才是我国纺织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金融危机之后,纺织业逐步从产品“走出去”进入产业资本“走出去”的阶段,纺织产业国际化的内涵在加深,行业进入跨国布局新阶段。工业和信息化部消费品工业司司长高延敏指出,国际化对纺织行业至关重要,行业境外投资布局的实践经验非常宝贵。下一步,工信部将着力于把握好纺织业国内外联动布局的顶层设计,适时出台指导性意见;加大资源投入,加强“走出去”基础性研究,提高行业公共服务水平。  数据显示,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品输出国,纺织服装也是我国出口创汇的支柱性产业。近年来,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规模虽受到国际市场低迷等因素影响有所波动,但仍在国际市场中占据重要地位。2016年我国纺织产业对外直接投资达26.6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89.3%。根据WTO的统计,近年来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占世界纺织品服装出口总额的比重始终保持在37%左右,稳居世界第一位。  尤其是“一带一路”建设,在新时期也给国内纺织产业带来了新机遇。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处长陈忠表示,我国纺织业“走出去”势头强劲,对外投资前景广阔,截至2016年底,中国企业已在境外设立纺织业以及纺织服装、服饰业企业1082家%,中方投资存量68.6亿美元,增长31.4%。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徐迎新认为,对
“一带一路”机遇的研究把握,对全球优质产业资源的主动对接与合作,是行业进一步转型升级和建设纺织强国的重要支撑。随着海外地区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相关经济发展、政策法规、基础设施日趋健全完善,以及早期“走出去”的纺织企业海外布局业已规模初成,中国纺织业的“走出去”之行会愈发顺畅。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孙淮滨副会长也认为,随着“一带一路”不断推进,纺织品贸易表现会更加出色。我国纺织制造能力世界顶尖,需要找到新的发展机遇使产能得到释放,为国家创造更多财富。  这一系列掷地有声的数据,充分体现出中国纺织工业正在由大向强转变,“传统”标签正在剥离,科技、时尚、绿色成为纺织行业的新标签、新符号。展望未来,世界纺织强国的目标正在一步步接近。

“中国时装设计正处于其最好的时代,特质化品牌未来将会成为市场的主流并让中国的服装产业发生质的改变。”magmode名堂主理人蔡崇达在日前北京举行的品牌高峰论坛上表示,中国的时装品牌洗牌已经开始,在未来个性化消费需求不断高涨的背景之下,原有“供应链品牌”和“渠道品牌”红利期将结束,特质化的设计师品牌将占据未来中国服装市场。中国迎来服装品牌洗牌阶段”。但在收获1到100的丰厚硕果之前,必须先完成0到1的转变。    名堂同时宣布获得由凯辉基金旗下凯辉创新基金领投,创新工场跟投的1500万美元B+轮融资。  事实上,凯辉不仅注入资金,也正在协助名堂完成第二步的布局:让世界级设计师为中国设计。
凯辉基金创始人及董事长蔡明泼认为:“目前中国现有市场上的许多产品和品牌都是单品牌的公司,在市场、运营等方面都是初级、粗放和雷同的。而随着消费者分群的不断细化,特别是新一代中高端男性消费群体在不断的增长和成熟当中,他们消费能力强并注重品质,对不同场合下的着装有着自己的理解与追求。”    品牌最终是人内心特质的表达和呼应,中国和上个世界70年代的美国和80年代的日本类似,经历代工出身的供应链品牌和营销出身的渠道品牌,开始迎来了对能表达自我个性的具有文化特质的品牌的渴求。  蔡崇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传统服装公司通常需要几年才能孵化一个品牌,成立仅22个月,名堂完成了一个集合店品牌和四个独立品牌的孵化。不仅作为品牌孵化器的名堂集合店占据三里屯太古里、成都ifs、上海新天地等中国时尚地标的核心位置,其孵化的单品牌,也各自开始了在北京朝阳大悦城、成都太古里等中国顶级商圈的布局。  当传统男装供应已经无法满足市场的日益变化和新中产阶层的强势崛起时,拥有不同视角与思维的品牌将在激烈的赛道中成功超车。
蔡崇达分析认为,服装品牌的发展有三个阶段:供应链品牌、渠道品牌和特质品牌。中国此前的服装品牌,还没完成消费者对服装的一大核心需求——个性和内心特质的表达。中国服装一年生产几亿件,但大部分服装公司出身供应链或者渠道,没有内容意识和能力,没有呼应人内心需求的能力。  未来的服装公司,甚至是专注消费的公司,必须具备内容能力、商业能力与产业能力。消费升级的关键,在于在满足物质性功能后,同时满足人的内心需求。蔡崇达强调说:“未来需要的服装,不仅要满足人的穿着和应用场景的功能需求,更要满足自我表达的精神需求,越来越是文化产品。然而,设计师从秀款到成衣品牌,需要经历精神特质和审美的体系化、商品系统的专业化、供应链的高效化、渠道和运营的准确化等挑战,这便是magmode名堂自觉承担的责任,也以此为推进中国时装产业的切入点。”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